文章

Issue No.60 封面故事:穿戴式新白宮建築

穿戴式新白宮建築 TEXT + ILLUSTRATION 林淵…

靠近大師的另一種方式

向經典致敬,難道只能用仰望的方式嗎?高大危聳的建築物,難道就只能以莊嚴肅穆的心情看待嗎?試著想想,化身成無臉男的住吉的長屋、在屋頂藏了一碗拉麵的尼泰羅伊當代藝術博物館、被蚊子吃掉的阿利耶夫文化中心,還有長成男人臉上粗曠五官模樣的台中歌劇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