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醒非洲藝術的閃亮燈塔

在南非,直到1994年種族隔離正式結束前,黑人是被禁止進入博物館的。南非開普頓當代藝術博物館Zeitz MOCAA的落成,除了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當代藝術中心,也為非洲的歷史掀開了嶄新的一頁。

在湖畔吟唱的緬懷與深邃

位於中國湖南長沙的梅溪湖國際文化藝術中心由已故普立茲克獎得主英國女建築師Zaha Hadid親自操刀設計,流線體建築已然為她的顯著標記,然而這座湖畔旁的藝術中心在Zaha逝世後才正式落成,除了帶來不在話下的壯觀氣勢,也多了分緬懷情意。

跨學科思考團隊 Snøhetta

知名國際設計事務所Snøhetta總部位於挪威,擅長建立人與空間以及環境間的關係,操刀過許多知名的公共空間設計,包括911 國家紀念博物館入口的建築《National September 11 Memorial Museum Pavilion》、挪威國家歌劇院《Norwegian National Opera and Ballet》。Snøhetta如何以跨學科思維去串連起人、空間與環境關係?

延續文化的替代生活方案 自然本味的鐵皮宅

House in Chau Doc 坐落於越南郊區,在有限的預算以及特殊的地理特性下,或許今天居於河上,明日卻又能在陸地上奔跑,這一切看似艱鉅的挑戰,都由當地建築團隊NISHIZAWAARCHITECTS 施展了魔法,使用波紋金屬板與木材,創造出陽光、空氣、水與風皆能自由流動其中的建築。

最感性和最理性的結合,溫子先:「好的建築師,綠化概念在設計前期就應該要有!」

台灣出生,美國成長,現居中國北京的溫子先Andy,為Aedas 全球設計董事,對於故鄉台灣深刻的理解以及情感他以建築設計作為表述,近日於台北南港竣工的砳建築更是成為了台灣當今最高的植生綠牆辦公大樓。

手繪城市空間記憶

建築師何庭峰因求學時打下了手繪基礎,之後受歐洲漫畫Francois Schuiten影響,開啟了一連串的繪畫路程,他於2013年開始於臉書上經營「建築大叔」專頁,以手繪塗鴉的方式分享自身對於建築或城市的思考面向與旅行視角。

於樹林間耳語的建築

趴在龍貓胸前一起睡在樹林裡,是每個孩子的夢想,而位於泰國的考艾國家公園(Khao Yai National Park)旁也有一處提供訪客與世隔絕,沉澱心靈的場域。咖啡廳Yellow Submarine Coffee Tank宛如沉睡的溫柔巨人,歡迎每位需要靜謐時光的訪客。

古墳概念下的共享廣場

佐藤大出生於加拿大,少年時才返至日本,也因如此,他所創立的nendo設計工作室並無背負太多日本風格,更多的是令人會心一笑的幽默感。他利用歷史特色與奈良市環山的盆地地形為設計元素,不畏禁忌地在天理車站邊上設置了以古墳為原型的圓形建築廣場。

為禁錮之心而設計 安放悲傷的建築

「這裡是一個庇護所,以它療癒受傷的靈魂。」-WOJR。庇護所是建築師賦予這幢小屋的角色定位。建築的主人曾在這湖畔中失去親人,於是選擇在最靠近逝去親人的地方,駐足久居,委以建築承載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