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野先生的心靈小徑

鈴野先生的心靈小徑

鈴野浩一畢業於東京理科大學建築系。是一個對於建築有大大憧憬的男孩。從小喜歡藝術課的鈴野先生,總是在其餘課程中靜不下來。看到鈴野先生求學艱辛的媽媽,幫他找了一位就讀橫濱國立大學建築系的學生家教。家教老師總是帶著自己在學校做的模型來到鈴野先生的家。這樣的模型反而變成鈴野先生每週最期盼的風景,幻想著“如果長大就讀建築系的話,就可以一起做我最喜歡的美勞了。” 這樣的因緣巧合成為鈴野先生大學選系時的動力,之後鈴野先生也順裡的被選為東京理科大學的建築系新生。

成為一位建築師後,鈴野先生將建築化為無限可能的玩具,在看似簡單的生活中,他總是能童心未泯的看待事情。舉例來說,在復古市集找到的擠花器,在鈴野先生的眼中是一種建築,想像縮小的自己比在器具裡面探索,這是鈴野先生每日的視野。TORAFU建築設計事務所是一個夢幻工廠,從婚戒到空氣之器;再從行旅房間到建築,TORAFU因鈴野先生的無限想像力造就了今天的多元性。對鈴野先生來說,建築與設計是沒有侷限的,他渲染在生活大大小小之中。

訪談前,看見鈴野先生桌上擺著一杯珍珠奶茶。非常認真的在聽翻譯小姐說話。在濃濃香氣的咖啡廳裡,能深深感受到鈴野先生與生俱來的沈穩與親切。

 

問:今天一切還順利嗎?

答:今天一整天雖然繁忙,但是在這間咖啡廳裡,看見人來人往的目光,有種自己是街頭藝人感覺(笑)。

 

問:那這次是第幾次來到台灣了呢?

答:這次是第六次來台灣!

 

問: 鈴野先生在甚麼樣的成長背景讓他想要成為一位建築師?

答:我其實從小是一個不太愛讀書的小孩。小學做功課時,心思總是靜不下來,所以媽媽找了一位在橫濱國立大學就讀建築系的學生當我的家教。當時,我總是覺得家教老師帶來的模型很有趣,因為在學校我最喜歡的就是美勞課。這樣的機緣巧合讓我開始對建築有憧憬,想像是否上大學後也可以一直做美勞,對建築的好奇因此萌芽。其實爸媽都是普通的上班族,所以跟建築其實是沒有共通的背景。

 

問:從小觀看建築的角度到真正成為一位建築師之後,看建築的角度是否有不一樣?

答:想起當時面臨要上大學的時候,高中讀理科的我,依然會想起小時候喜歡畫圖做美勞。也因為看過家教老師的模型,我就選擇了建築系。當時的教授曾經在開學時說過,假如現在剛好有100位建築系學生,有出一位建築師就已經很不錯了。也在大二時,參加了建築的戶外教學,因為有這樣的教學經驗其實很重要。在年輕一知半解的時候,去觀看大師名家的作品,當下會有一股強烈的感動與衝動。心想,總有一天自己也會變成這樣的呢。這樣的回憶在以後面離困難及職業低潮的時候,就可以回想起當時的感動,抓自己一把。

那時看到很棒的建築的剎那,心理的期待跟感動是很純粹的。希望將來自己也會成為那樣子的建築師。

 

問:當時有特別欣賞哪一位的作品?有受影響的建築師嗎?

答:其實沒有特定參考的建築師。當時我大學畢業的年代,早一輩的建築師有出現許多大膽多元化的嘗試,是百花争妍的時代。而我是被那時蓬勃的建築風氣有受影響。

 

問:在小時後觀看建築外部、室內空間或用品時,會先注意到什麼?

答:其實會一直不自覺地觀察,其實停不下腳步的感覺還真的有點累(笑)。所以我開車其實很危險,所以我盡量不開車。真的會看很多東西,比如說會看美術館,進去之後會看一下展品、人、紀念品的商品說明,對我來說有太多值得觀察的。像我們公司有10幾個人,整個公司承接的案件大約30件。所以每一個人有3個案子在跑,生活當中會想著這些案子,不斷地在當下尋找靈感

 

問:剎那間有靈感時,會在MEMO本紀錄嗎?

答:我現在都用iPhone拍照!

 

問:覺得台灣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有哪一個地方特別讓您有靈感?

答:一直以來來台灣只有到台北,經過松本先生的推薦,但是這次到了台南發現,台南像京都一樣是一個充滿古蹟的古都。

 

 

鈴野先生滑照片時,在一個人們向上看的照片,鈴野先生馬上指出向上看的角落說  狗! 

頓時我發現鈴野創作的秘訣

 

問:日本對風水有什麼看法?

答:最近做了一個案子,案主是一個大公司老版,非常重視風水,當平面圖完成之後,會套上一個風水圖(方位圖),會畫上去,然後給算命老師看,看完又要更改,非常非常的麻煩,但是,我覺得沒什麼不好的感覺。因為風水本來就是一種古時候智慧的累積,這樣的風水不好,可能是與氣有關,氣也就是空氣的流動。以前的計算方式可能覺得空氣這樣會不流通,都是有道理,既然客戶在乎,我就尊重他。

 

問:那有沒有遇過比較複雜的建築或空間客戶?

答:沒有,完全沒有!

每個案件都會體悟到不同的心得跟收穫。與其我今天這個案子提出去,對方馬上接受,反而覺得複雜一些。今天案主有想要的東西,然後通過溝通之後會變得更知道對方的需求。這樣的溝通是好是,以往想不到的,我也很享受這個過程!假如說雙方都有很強烈的想法,想要做出一個好東西前提是一樣,那中間定然會有爭議存在,通過溝通通過磨合,如果今天公司沒有堅持跟期待反而是最麻煩。

比方說這次在這邊舉板得帽子與東京展出的尺寸不同,展場有空間的限制,定然也不會只要求對方只接受一個大小。比如說,像昨天廠商有反應這個燈因為場地的關係,沒有辦法從上面往下照,建議要不要從下面往上照。我說可以試試看!因為這個燈打下去之後搞不好有另一面風景。做一個跟日本不一樣,甚至會有更好的效果呢!像這次帽子的展示,小朋友反應很熱烈,遊客們都很自然的運用了這個作品,在日本有一個展叫2121,後來也有搬來台灣展示,同樣的展大家反應很不一樣。很喜歡自拍,或是拍照,熱烈的上傳,用一個策展人的角度看,覺得看大家跟作品互動很有趣,很好玩。

 

問:從商品到建築,整個創作作品中,有沒有一個共同的細節是我們可以尋找的?

答:蠻重視一件事情,就是保留一點空間。因為有空間,才會真正變成屬於使用者的。產品設計的話通常皆是大量製造,很難為每一個人設計獨一無二的東西,好比戒指(gold wedding ring)的磨損程度和空氣花瓶(airvase)有各式各樣使用的方法。在把我設定產品的使用時的樣貌,我就停下來的,把最後這一段給消費者自己來走。如果是建築或是室內空間,我知道業主是誰,我會幫他量身打造。但產品設計比較難,這個也是我在產品設計上面想保留的一點。有留白的地方讓這個東西真正成為user(使用者)的所有的,所有作品共通的。

其實岩崎知弘老師的畫風也有相同的特色,她的畫作留白的特別多,她的話都不會畫滿,就因為不畫滿,所以任何的時代看都特別有韻味,你永遠都不會覺得這個退流行,或是跟不上現在的情感或市場,然後松本老師也有說 這個東西非常的日本,非常的亞洲,西洋喜歡把畫面填滿,像這樣子的留白在中國水墨畫都有留白的藝術,台灣跟日本有共通文化技術,所以比較能體會那個留白的美。

 

問:面對科技時代的到來,鈴野先生有做什麼改變的打算?

答:對我來說反而是相反,越是AI智慧時代,時代再怎麼進步,人其實就是一個身體五根手指頭,這是永恆不變的。建築跟人是有很密切的關係,竟然這樣的時帶,一方面很數位化,但相對來說,人對於自己身體的感受性,希望回歸原始的情緒會更加強烈。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感覺不到原始的東西。這種很深刻人類的身體性的物件與建築反而需求性會越來越高。

其實自己也有參與許多商業空間的設計,向Aesop,香氛要有味道,要有觸感,有些音樂,實體店面為消費者營造一個整體的感受,你要買東西可以上網,但是那種五感是網站上無法體會的道理。所以在跟業主溝通的時候,要怎麼樣去消費者進到店裡面,感受到五感的聲音,觸覺,感受,音樂,這才是我們現在要提供給消費者的,現在業主都很知道,必須要專注在這一塊,身為一個建築師,跟業主溝通這一塊是更加容易的。

這跟雜誌發想不同,今天只要排版好看,或是照片好看消費者就會覺得美。當要吸引消費者到實體店舖裡面要視野以上的東西。如果你要拍照,其實可以貼木皮就好了。但如果要消費者來到店面裡,那個木頭就必須要使用真的木頭,讓客人享受處摸起來的質感,那這些是在室內空間設計要提供的地方。

 

鈴野的秘訣是:

再訪談結束後,發現鈴野先生的心很平靜,但內心深處有一個屬於孩子的樂園。保有童心是鈴野先生的創作秘密。看見建築與生活中最美好的事物,變透過設計將快樂的元素融入我們的生活中。對我來說,鈴野先生不只是一位建築師,更是一位自由翱翔的老鷹。

而這次的展示品—帽子是岩崎知弘書本裡不可或缺的元素,戴上帽子彷彿開啟了一個開關,在小小的身軀裡打開大大的好奇心。岩崎知弘的故事書裡,主角們總是戴上帽子展開冒險。帽子無非是最有安全感的地方,是屬於孩子們最小的一個房間,為此鈴野先生為這次展區打造最小最安心的房間。將帽子的構造放大並且展示成只有小孩能進去的空間,因為竹籐的結構使小孩的手作品可以裝飾帽子。與美術的接觸,對孩子們來說也是一個探險。

▍歡迎來到誠品R79 #全台最長的故事街 

#岩崎知弘100週年創作展 9/15起開始孵夢~

 

白雪公主、拇指姑娘、人魚公主

你最想與誰一起進入夢鄉延伸故事的可能性呢?

日本家喻戶曉的繪本插畫家岩崎知弘,留下的不只有大家熟悉的《窗邊的小荳荳》,也曾經重新繪製經典童話故事,讓經典角色人物登上繪本舞台。

2018.9.15(六)-11.11(日) 誠品R79中山地下書街

Image source: TORAFU ARCHIT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