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 一部沒有答案的舞台劇

TEXT = Ashley Chien  PHOTO = 陳藝堂

 

自台南發跡的「台南人劇團」以跨界創新的實驗手法聞名,高度展現舞台的「劇場性」,並積極引介當代台灣年輕劇作家作品,展現劇團豐沛旺盛的生命力。導演黃丞渝便是與其長期合作的新生代劇作家,此刻正籌備最新作品《大動物園》,藉著劇中動物探討人類對於活著的各種姿態與想像,並大膽嘗試以平面視角轉換的方式,試圖引起觀眾思考。

 

墓園,即便是一個代表死亡的空間,但本質上仍然是人類曾經活動過的痕跡。

 

共同記憶中的質疑

以《大動物園》故事概略來說,闡述一座動物園在搬遷的過程中,園內動物們的心理變化,有些動物希望能追求自由所以想趁機逃跑,而有些則是認為安於現狀又有何不可,另外還有些在野外卻瀕臨絕種的動物們,努力想著要怎麼成為動物園中的一份子。

 

劇中演員以各種角色妝扮於動物園前取景。

 

以1986年圓山動物園搬遷至木柵這樣的歷史事件作為劇情發想,在當年所營造出的「快樂天堂」真是如此嗎?然而,若將動物園關閉,動物們難道真能有比動物園裡還要更好的環境足以生存嗎?

 

《大動物園》帶有些微的反烏托邦思想,內容雖然嚴肅,但會以非常喧鬧,近乎激進夢幻的迪士尼風格處理。

 

「每個人都在以一種自己能夠接受,自己覺得是好的方式活著。」

《大動物園》是一部沒有答案的戲,重點其實也非動物,而是要引起看戲的觀眾們去思考人類社會。我們對於目前的體制是什麼樣子的看法,是像動物園裡那些安於現狀的動物們,還是如嚮往自由與夢想的那群呢?該怎麼活會有標準答案嗎?黃丞渝表示,「每個人對於生命的想像都是不一樣的,基於不同的追求,這之中沒有誰高誰低、誰對誰錯,只是每個人都站在本位思考罷了。」

 

坐墊在《大動物園》中所代表的是每一個生命量體,或人或動物。

 

「引起思考」似乎是黃丞渝做這部戲的唯一目的

黃丞渝希望觀眾在看戲的過程中,能夠了解他們正在思考的議題,並且加入討論,即便沒有答案,但是不斷地思考是必須的,思考後有些人或許依舊恬淡度日,又或許有些人會因而產生行動,因為每個人活著的樣子不同,所以會有不同的結果產生,但這些都是「思考後」才有的可能。

 

 

【完整內容請見《DFUN雜誌》2018年3月號】

 

 

 

 

 

 

 

 

 

 

 

 

黃丞渝/導演

中山大學劇場藝術系畢業,國台灣大學戲劇所碩士畢業

末路小花劇團創團者,亦為台南人劇團的客座導演。

2016 末路小花《在鯨魚肚子裡爆炸》導演

2015 末路小花《水管人》、《小聯歡》導演

2014 無獨有偶《怪奇馬戲班》導演、末路小花《電母》導演

台南人劇團《你所不知道的台南小吃》導演、

末路小花 《小尾牙》導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