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消極男子】最消極的插畫家,最勵志的人生宣言

TEXT/有.設計uDesign

PHOTOS/有.設計uDesign

『我消極,故我在』是消極男子在粉絲團上的座右銘,看似消極,他卻只求在創作中能夠真誠地做自己,找回快樂。

 

見到消極男子本人,如同外面傾盆大雨,他的人與作品相互輝映,他說:「我的消極,正是因為生活難關而成就這個作品。」

八年級生的他帶著平淡語氣繼續說著:「對於每個接受到的訊息,我會先站在受害者角度去思考下一步。』看似年輕,這些年來,他這一路走得艱難,接二連三的面臨父母雙亡,養成了他習慣做好最壞打算的心理準備,因為當你能夠接受最壞的時候,你就擁有足夠的勇氣走下去。

 

看他的畫,瞧見生活的縮影,在字裡行間,找到活下去的動力。

「其實我一開始並不是一個消極的人,反倒是非常積極,基於自己生長背景的關係,反而會很認真地把握每一次機會,而努力其實不一定能達到目標,結果社會使我們失望,人性使我看開更多,原來『變老很容易,但是成為大人很難』」他句句平淡地點出所屬他的心聲,正如同那黑白線條的圖文自嘲,每一字一句都點出屬於我們對於大環境考驗的無奈。

 

活著,就是一種挑戰。

當你面臨到生活難題時,你會選擇怎樣的方式去調解?看場電影、聽些音樂、讀某些書,這些無疑都是對生活逃避的方法。「對我來說,生活有太多痛苦的關卡,活著,就是一種無形的挑戰緊緊跟隨著我,所以,我選擇用消極的方式去面對,暫時逃離,如同看場電影般跳脫現實。」消極男子繼續說著:記得,7歲那年,叔叔開車來學校接他放學,當時,心想著是不是要開車去哪裡玩,沒想到是回家看母親最後一面,所有難過,都在那短短幾秒鐘傾瀉而出,「原來,日子沒這麼好過。」在那幼小心靈上說出了超齡的大人語氣。

 

大人沒有一定標準:值得學習,那就是我的榜樣。

一個理想的大人,不一定只是單純個人樣貌,對於設計系背景的消極男子而言,取代自己雙親的榜樣,成了眼前這些欣賞的設計師們,當這些厲害的前輩願意花時間給職場後輩相關建言,使他們能跟著一步一腳印的學習面對各種問題,在這一來一往中,形塑出屬於自己的個人創作。

成為大人的方式有各種解讀,過程沒有對與錯,儘管會受傷,也要盡量地去嘗試,這樣才能雕琢出屬於自己理想中的大人模樣。

 

未來的自由,是拋掉消極,讓自己快樂。

創作的快樂,是來自於生活的單純,記得,第一次繪畫是為了做張母親節卡片,當時將畫好的卡片折成紙飛機,朝媽媽方向飛去。「我想,如果有時光機,我最希望的是回到7歲以前,因為那個時候,大家都在。」

消極男子繼續描述著自己理想的美好,創作是種形式,快樂更重要,如果可以,沒有人會選擇消極過日子,理想中的生活樣貌是擁有一棟房子,前有小小庭院,白天享受著創作的快樂,傍晚帶著寵物去街上散步,如此單純的生活,誠如那艘紙飛機般,拋下所有標籤,拒絕滿足別人的期望,期待有天能活得自由奔放,真正擁有屬於做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