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人物】黃子溱專訪|財金背景與直爽之心×溫潤如詩的空間設計

TEXT= Jeff Huang/PHOTO= 詠潤設計、黃子溱

財金背景出身的黃子溱,在國外攻讀研究所時意外接觸了設計專業。後來走入設計界的她,現在不僅是建築、空間設計的設計師,還對軟裝抱有濃厚的興趣。除了財金背景帶來的成本概念優勢外,黃子溱還隱含了更多常人難以一眼看透的不凡。本專訪將從幾個她經手的特殊空間設計案件,爬梳黃子溱一路走來至今的設計人生。

 

詠潤國際設計有限公司創辦人兼設計師。詠潤設計懷抱對美學的敏銳及熱誠,同時秉持謹慎的實踐態度,透過簡潔精煉的設計語彙,呈現畫作般的美景於世人眼前,靜待知己者細品,含蓄其中的雋永情感和無窮意蘊。

 

 

「想想自己到底要什麼,不要只當一個copycat。」── 黃子溱

 

口耳相傳的口碑

「我坦白地說,我自己設計到最後的想法是:最好的設計就是家徒四壁,再把『美』的家具擺進去、家居必備的東西擺進去,最後再加進一些設計過的燈,這個房子的氛圍就很棒了,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裝修。」這不只是非本科出身的黃子溱在接受 DFUN 專訪時唯一一次的語出驚人,也許因為在體制外自行歷練及成長,讓她不認為自己可以被常規的框架限制住。

過去不打廣告、不接受訪問,黃子溱自言想讓人「找不到她」。她想試試看不做廣告的設計師到底能如何生存。但很顯然地,她的隱身策略仍然讓她持續接案至今,業主間的口耳相傳形成了口碑,各色各類的案件紛至沓來,黃子溱的設計現在不只在臺南,而是整個臺灣,似乎開始越來越廣為人知。

 

黃子溱作品《初華享逸》。

 

走向不凡前的出發點

對裝潢、裝修一直以來都有自己的想法,黃子溱猶記當初在完全沒人教她的情況下,看著別人的圖自己畫,就設計了她自己家的第一間房。連她聘請的設計師都問她是不是相關科系的,但她只覺得設計師們都這樣做,沒道理她做不來。而為什麼能達到這個不凡成果,可以先回溯至她在國外的學生時期。

當時黃子溱在美國加州讀書,隻身在外的窮學生只能想辦法去打工。後來她找到一個專做五星級飯店訂製家具的公司 CF Kent。她回憶道:「因為那時大陸人去美國買飯店,都是十間二十間這樣掃貨,而他們(指 CF Kent)需要一個翻譯,所以就找到我。」

這是一個不需要設計底子的職位,但沒有設計背景的黃子溱去了後便開始「挑三揀四」,比如:「你這個怎麼這樣設計?」,又或者:「你這個椅子不太搭。」在裝修過程中的直言不諱,讓公司感受到她似乎有些空間方面的天份,漸漸地讓黃子溱從一個翻譯轉變為類似「顧問」的角色。也因為來自中國大陸的客戶較為信任她,於是也常常順便問她目前這樣的裝修有沒有需要改什麼:「我那時候還不會設計,但這間公司就是要負責做裝修、負責改設計這些業務,對方就會想說因為你在這個地方工作,你應該是要有 sense 的。」

當時黃子溱仍只是個學財金相關的碩士學生,碩士規定一週只能工作十幾個小時。後來公司的華人老闆,越來越看重黃子溱與生俱來的天份,便推薦她去學校去修一些建築概念和學分。她則直說自己沒錢不可能去修課,於是老闆聯絡學校裡的友人,最後決定由公司來負擔學費,她就這樣開始學起建築相關的專業來。

「那時候那些英文都看不懂,因為建築的字都很難,而且我不是主修,所以那時候也是硬學,最多就是拿到一個還行的分數,不過不太可能畢業。」但即便沒有畢業,這就是現在作為設計師的黃子溱最開始的起點,她就是從此刻開始接觸起了設計。

 

黃子溱作品《悠悠然意》。

 

「我是思考我要怎麼『玩』空間」

空間設計碰上了財金專業的背景,使得黃子溱對成本概念非常清晰。而寫在她性格裡的豪爽,也讓她後來即便一眼就能看出接下這個案子必定會賠錢,但只要能做出她想要的作品,她就會接下來做,即便賠錢也會賠得很開心。黃子溱自言她的個性就是希望作品最終呈現出來是漂亮的:「我以前甚至會砸錢去設計東西,但我後來慢慢學會去利用精簡,而呈現出來也是漂亮的,這些是自己慢慢去學習到的。」

非本科出身,後來才在一系列機緣下縱身躍入,黃子溱的想像沒有被框框限制住。執業後,她每次講給客戶的東西都是自己生活體驗的累積,直白易懂的語彙讓業主們都很喜歡。許多業主告訴她,他們曾經用過很多設計師,但只有黃子溱能夠給他們不會這麼侷限的空間設計,不像是切豆腐一樣用切分空間把格局劃出來,「我是思考我要怎麼『玩』空間。」黃子溱這麼說道,既舉重若輕且游刃有餘。

「很多人都會問我說:『你的主要風格是什麼?』。我聽到就會想跟他們說,既然你已經找我設計了,我想要做的是一個屬於你的、你想要的家,而不是給我住的家。」如果說存在於空間中的物件都是這個空間的演員,那麼設計師就是導演。而黃子溱這個「空間導演」,不仰賴特定的產出模式、樣貌與格調,傾聽業主的需求、換位思考, 來譜寫業主的生活節奏及專屬格調。

從消費者角度切入設計,黃子溱認為「設計手法其實跟消費者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一直守著侷限、死板的設計思維,是難以轉化成消費者語言的:「因為其實我一直覺得設計是抽象的,所以設計專業就是一種『工法』罷了。」吟詠為溫潤如詩的雅緻空間,不只設計療癒身心的家,商業空間在黃子溱的手下也無一不展現出品牌特色,詠潤設計的官網寫到:「完美融合人性思維和建物個性,於質樸大方的格局之中,協調建材質地與色彩比例,編織合宜動線,牽引自然氣息,成就一處處質感與舒適並存的優美境地。」然而另一方面,黃子溱也直言自己不愛大同小異的設計,如果像大部分的人家中一樣,一進門就是玄關櫃、電視櫃、沙發,然後書房,這樣就不好玩了。黃子溱思考設計,除了在家居空間上有不一樣的想法,她也更愛變化多樣的商用空間。

 

黃子溱作品《雋 藝》,榮獲 2022 Muse Design Award 金獎。

 

氣味濃厚,不失空間美感

她經手過的案子而言,設計飯店還是「小case」,黃子溱的商業空間設計案類型五花八門,甚至有一些不常見而令人驚奇的空間類型。舉例而言,她近期幫忙挽救一個坐月子中心的案子,該案經手了四個設計師,裡頭設計已經疊床架屋,非常地亂。這個案子是朋友轉介給黃子溱,當事業主一見到她劈頭就說:「我覺得你應該可以幫我,拜託你幫幫我。」黃子溱一開始不願意接這類的收尾,但也許氣質外表下仍藏不住性格中的豪氣干雲,她後來以好朋友的角色先幫助對方、給他建議,最後開始認真挽救這個案子。

但黃子溱也坦言,這類商業空間非常不好設計,因為自己也涉足建築方面的專業,而之前也有不少飯店的案子,所以也積攢了對消防法規的不少了解,但真的必須仰賴經驗的累積,剛踏入行業的新人很容易忽略這些面向,甚至也很容易做出會讓小朋友受傷的設計。

除了月子中心,黃子溱更厲害的經驗是設計過「豬糞」的工廠的辦公室。這個工廠專門處理豬的排泄物,將其放進一個系統,轉化成堆肥再轉賣。「很好玩,真的很臭,去那種地方你會三天都覺得你身上很臭。」黃子溱笑著說道。這個業主主動來找黃子溱,問她有沒有辦法設計這種空間,而黃子溱就是愛這種挑戰。

工廠的辦公室是個非常偏功能性的空間。工廠老闆覺得雖然自己是做這個行業的,但仍然有一個希望可以招待客戶、朋友來泡茶坐坐的辦公室,而辦公室就座落在廠房旁,裡面不能有豬的排泄物味。需求不少,有點類似她後來設計的魚飼料工廠,除了氣味以外,還需要注意:載重、美感、不能讓老鼠進來偷吃、飼料不會發霉等等。最後這個排泄物處理工廠的辦公室被黃子溱設計得很漂亮,進去時還設計了類似無塵室消毒的空間,後來變成她作品的一個示範點,後來就許多有這種需求的案子紛紛聞「香」而至,她就持續地把這些案件都接了下來。

 

黃子溱作品《風雅迷致》,榮獲 2022 Muse Design Award 銀獎。

 

以成本概念衡量的設計

此外,比起去探索家庭空間的業主需要,商業空間的需求,黃子溱則會從企業文化去掌握。她猶記自己曾接過一間飯店的設計案,業主如同她大部分遇到的客戶,很難說出自己的空間需要什麼。非飯店本業的對方後來找了幾個設計師去比圖,而黃子溱為什麼能拿到這個案子?她說自己倒也沒刻意努力爭取,只跟對方講說:「你要想想自
己到底要的是什麼,不要只當一個 copycat。」

拿下案子後,因畢竟開飯店總是要賺錢,所以黃子溱再次發揮了自己財金背景的優勢,直接問對方:「你希望你的房間住宿一晚收多少錢?」從總統套房一個晚上的期待收入、到最陽春房間的住宿費用。用收入來衡量,再去評估業主給的總預算。黃子溱最後算了算跟對方說:「你這間飯店大概七年會回本。」把對方嚇了一大跳,因為即便他的母親是金融業老手,自己也沒想到要去衡量這些面向。「有些業主連自己幾年想回本都搞不清楚,我就幫他算這個,然後讓對方了解連成本概念都沒有的話是不知道在蓋什麼的。」黃子溱這樣解釋自己的想法。這個客戶最後直言早知道能先認識黃子溱就好,這樣就不會花了這麼多冤枉錢出去。

 

黃子溱作品《逸 白》。

 

有順利之時便也有阻礙,她曾遇到某些業主,剛開始都開心地有說有笑,似乎什麼都能答應。但開始做的時候就開始百般刁難,待完工後又會用買菜的方式殺價:「尾數就去掉了啦。」一開始她會吃這種悶虧,但後來她就會拿出自己的專業來化解這種情況,明白地告訴對方預算就必須是這樣,並清楚告訴對方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會這樣,那她便會覺得自己將來的努力都是白費。

然而,臺灣設計市場到目前普遍還是不習慣給設計師一筆設計費,有些設計師會習慣直接把設計費包裹到整體費用裡,但黃子溱則認為如此就失去了設計的那份價值感。因此在接洽的一開始,她會盡量告訴對方自己一定會收一筆設計費:「我們就是賣 Knowledge 的嘛,如果你(指業主)不想付設計費的話,那可以去外面找裝潢,再找一個木工幫忙做出來就好,我還是可以以朋友的身份給你裝修上的建議。」黃子溱對有疑慮的業主不失平日的耿直,通常被她這樣講的業主們出去繞了一圈,最後還是回來找她,幾乎屢試不爽,她覺得給自己的堅持是對的。偶有客戶不吃這套,去外面找人做完,卻在一年後偷偷傳訊息給她說:「我家好醜哦。」,對此黃子溱則會幽默地開玩笑道:「沒關係,等你賺大錢後買下一家時,我再幫你設計吧。」

 

黃子溱作品《曜陞接待中心》。

 

手握堅持,在另一個領域也能發光

「當我走進工地,你絕對不會認識我。」在與 DFUN 訪問的最後,黃子溱說起自己若走進工地看見哪邊做得不好,可是非常凶悍且不客氣。工班做的東西或自己設計的不夠好,說拆就得拆,即便業主站在旁邊說:「不要拆。」她也直接請對方別干涉。也許這小小的一點,能夠為我們總結黃子溱至今的設計生涯,就是因為一路下來都手握這樣的堅持,才讓非本科出身的她蓄積了越來越豐沛的創作能量及專業,結合了財金的背景,在室內設計的領域以自己獨特的方式,發光不綴。

 

 

【封面故事:第五象限設計力】一號人物|黃子溱專訪
DFUN設計風尚誌2022夏季刊 六月號 NO.81 實體雜誌點此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