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聽空間】王宗欣 被視覺彈開的畫室

PHOTO=編輯部拍攝、王宗欣提供

如果看過王宗欣的作品,鐵定會被他那種天馬行空與動漫漫畫式的風格驚艷到,原以為他的畫室也會很張揚,但位處在民生社區邊緣地區,王宗欣的畫室是隱身在歲月靜好般的住宅群中,進到這顯得十分像日常生活中的左鄰右舍。

 

刪去法的空間

來到王宗欣的個人畫室空間,映入眼簾的,是他的雕塑作品,有別於談商業案的公司空間,富錦街個人畫室這裡更多的,是創作的味道。和朋友一起分享使用的藝廊空間,現階段作為他接待訪客的地方,坐在這裡,耳邊時不時聽到的,是松山機場飛機起降的聲音,即使是在疫情的當下,民生社區這裡獨特的氛圍依舊十分濃厚。

 

我們問到為何會選擇這樣空間的理由,「與其說條件,不如說我會先思考有甚麼是可以先做刪去法的,創作我比較需要一個安靜、可以控制的地方,而且不要有人、能把所有的東西都消除掉,比較讓我進入創作這個狀態。之後我才會去想我身邊有那些東西在創作時是需要的。」他這麼說。

 

公司與畫室的差別

在還沒有自己空間時,王宗欣那一兩年都是在自己的辦公室創作,「但我可能畫完時候,我不見得要把東西收起來呀,但如果這時候客戶剛好跑來公司開會,我就得趕快把場地復原成可以開會的狀態,所以我在2019年時候,我意識到我必須要把工作跟創作的空間分開了。」

 

畫室空間眾多收藏

他展示他畫室給我們,他表示現在畫室除了繪畫外,還有一個簡單攝影棚做一些錄影互動創作,同時自己在這裡也收藏一些自己喜歡的畫冊、展覽手冊、各種類型喜歡的藝術繪畫書籍,甚至是模型都可以在這裡看到。

王宗欣特別跟我們說明空間為何現在有這些東西,「我到一空間之後,空間都很容易被書塞滿,我找靈感或找資料時,不會仰賴網路資訊,我更多會是找帶在身邊的書或是畫冊、模型等等。到這邊,要做的比較偏個人創作,所以書會更著重於在跟藝術或視覺、繪畫相關的書籍」

我們看到他收藏的書籍,也有許多是經濟學、劇本類的工具書,他提到自己現在也有很多時間在寫劇本,「我早期是做動畫的,後來漸漸重心在一些商業案件,但現在重心慢慢又轉到創作後,我之後還是會想讓我的作品成為一個動畫或是漫畫。」

桌上擺的,分別是Jamie Hewlett和天元突破畫師的畫冊。

 

除了漫畫,還有許多經濟學、劇本工具書等等。

 

蒐集補齊世界觀的酷東西

「現在創作很難去體現作品背後的世界觀,所以這邊現在看到的很多編劇書、經濟學、符號學這些,都是在補齊我創作世界觀的東西。我覺得除了自己的生活經驗以外,我還需要一些知識去架構讓世界觀更完整,所以這些書籍可能沒什麼關聯性,但都可以讓我的創作更完整。」他也提到他現在還會買實體漫畫,「因為我很喜歡動漫跟漫畫,所以我的作品賽璐璐的感覺非常的重。如果未來動畫會是呈現我的世界觀,那繪畫我也想從這種美學方式去尋找一些符號跟線索。有影響到我的真就是動漫裡面的一切美術形式。」除了上色的那種型態上面接近動漫以外,他覺得像特效等是在創作上影響他非常深的。

再來我們看到了大袋子裡有放一些還沒從盒子裡拿出的鋼彈模型,他說自己都有在收藏模型跟玩具,他說:「在這空間內,我會盡可能地把自己喜歡的擺進來,不管是書、音樂、還是繪畫。」這樣沒有目的的收集,他表示:「因為這些收藏進來空間後,會有一段我自己內化的時間,或是自己比較能夠進入收藏裡的論述後,我才會讓這些意象進入我的作品中。」

 

NFT帶來的思考

繞過SONY A7C相機,我們望向簡單攝影棚,他讓我們看看桌子上面的球鞋,他說:「最近我在做一系列球鞋的NFT作品,因為這陣子的活動,讓我開始思考我要怎樣把我的收藏變成一個數位的展現方式。」他提到這次他特地買了一個轉盤,讓球鞋能夠轉動並拍攝。

簡易攝影棚現在準備要拍攝的,是下一檔NFT的作品。

 

除了這些之外,我們看向了他放的家具,他說他專門收一些古董家具,他笑說:「有些家具的年紀都比我們大,像是有芬蘭、德國的椅子,還有日本古董櫃子、椅子跟法國的落地燈,所以我這個空間有很多老物件跟圖像、卡通動漫類的東西在這裡。」

 

 

我們看到櫃子上有顆龜背芋,我們好奇他為何會想種龜背芋,他說:「對我來說植物是比較感性的,我找在一些線條與線條或材質交接的地方放上植物做過渡,龜背芋對我來說是很好照顧的植物,因為我自己有很多空間,沒辦法每天去照顧他們。」

他表示這空間能夠代表自己被視覺化彈開的樣子,也能代表自己在創作中的人格反射,這些東西與物件都有自己存在的價值與功能,「我在這邊創作也特別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