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土地價值的伯樂!專訪吳忠勳設計師

Text =  Dana Chen

大眾熟知的新加坡濱海灣花園,因結合生態與能源的主題花園設計,成為國家形象的重要亮點。在西方,都市整體規劃和大型設計案,景觀設計師更與建築師如同交響樂團指揮般不可或缺,共同主導設計案的設計方向。善於呈顯生態特色、考察人文地理,景觀設計師可說是生態學家、也是環境的考古學者。

地景是生活的記憶

達觀規劃設計的吳忠勳設計師,將發掘土地價值做為設計主軸,並讓地景變成大家生活的記憶,是他一以貫之的設計哲學。訪談時,吳忠勳介紹西方或台灣的景觀設計議題,他總有深沉的慨歎:「設計最重要的真諦就是要解決環境議題,開放空間就是要提供人類使用、解決問題;景觀設計不是只是膚淺的綠化或美化。」

P1030971

MMFCA0123

與竹間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合作打造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前庭,下沉步道和水瀑寓意早期唐山過台灣之意象。

 

「如同Urbanism的概念,人是很強勢的動物,環境變差了,人可以改變環境或適應環境生活,但不是所有生物都能如此的,而開發所造成的環境改變也加速了達爾文主義──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的變化;環境開發造成很多物種會面臨淘汰。所以當代的環境設計除了促進人類生活品質之外,更要修復環境。」他更舉例紐約中央公園為解決19世紀都市議題而打造的「都市之肺」,後來柯比意時期也解放了都市、將建築和景觀做大規模的統整規劃,提出新的都市生活模式。所以景觀設計絕非可獨立看待的思考,勢必須扣合城市整體介面做出設計。

景觀專業的完整名稱為「景觀建築,Landscape Architecture」,空間的定位也往往與基地上或周邊甚至整個都市或環境的元素有關係,建築物也是廣義的景觀的一部分。

以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的前庭景觀來說,吳忠勳將空間營造成為體驗博物館的首部曲,即博物館的體驗不是從買票入館才開始的,是從接近博物館的路徑即開始沉澱人們的心境,這是此博物館前庭該有的定位,而龐大的水體則是運用周邊滯洪池的水所做的永續環境設計。朱銘美術館的科學家園區則是利用在地的活水與自然資源打造了一處將雕塑融入整體生態環境的力作。

 

 

 

首圖

L08004-6_r

結合生態水池的朱銘美術館科學家園區,與此區環繞的山景做一呼應。

 

讓市民做夢的園區

近期吳忠勳領軍執行的設計案──「國立台灣科學教育館一樓戶外景觀」設計,吳忠勳將願景擴大到連結天文館、兒童新樂園、美崙公園等三館一園構成的開放園區,以「道路縫合」的串連概念為起始,擴大至提供民眾另一個大安森林公園。

為了打造一個「讓市民做夢的園區」,連結水岸景致、蓊鬱綠地和呈顯歷史紋理的設計考量,以感性的人文角度將理念融入景觀設計中。吳忠勳還針對此案先天優勢條件,點出了人與水的關係、落日景觀等隨各項都市建設而隱蔽,於是新設計將連結此地曾經擁有的環境優勢,召喚民眾走進這個兼融教育和休閒的開放場域。

PERS 01_出入口_S

PERS M7_公園連接_S

(上)門口結合階梯型的水景和植栽元素,創造遞延而入的視覺效果,並重新連結都市與水的關係。

(下)整合周邊破碎的開放空間,三館一園構成的園區將可供大型活動使用。

 

為了著手此案,吳忠勳也將結構技師(富田構造設計事務所、建巨土木結構技師事務所)以及建築師(直域建築師事務所)納入團隊,以期整合新舊的建築與結構的介面。在願景架構下,科教館的進館動線呈現360度全面開放,利用緩坡改善接近科教館建物本體的友善度,並將活動空間、水體與花園鑲嵌於斜坡上,營造歡迎探索的空間氛圍。

利用空橋與立體的動線銜接不同樓層的服務空間,讓原本看不見的館內商店和餐廳服務更為可及。為了彰顯科教館的探索主題,北側的「微型植物園」以高架的樹屋設計,提供了充滿童趣的生物探索空間,其中濾鏡、透鏡模擬蜜蜂或貓等的視覺,讓小孩在爬高的身體活動中感受生物的視覺與視野,進而產生與環境的互動。

PERS 03_天文館連接_S

SEC_NORTH_S

(上)與天文館連接設計,將原本的背面翻轉成正面,並設置公共WIFI、充電亭設備,方便遊客使用。

(下)微型植物園以樹屋結合仿動物與昆蟲的視野,讓人與樹木花草、天空綠地產生有趣的互動。

 

(未完,接續《設計師大解密》)